追蹤
世.界.觀--文化游擊主義
關於部落格
由當代城市到昏黃中世紀,書寫.繪畫.思維.故事產品的胡亂指摘.揭露與草稿.
  • 487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愛與賭氣的故事(第一章合集)

       第一章 勇者及其職業問題
       第一節 罐裝勇者

  古來有魔王便有和這老賊對抗的勇者。

  千百年來,人類和想斬草除根的魔王老兄總在思考一項問題。

  勇者到底是天生的?還是後天的?

  當有關於勇者預言像樂透開彩機選中一名年輕人後。

  號角大作──勇者誕生了。

  還是後來成為勇者的傢伙努力的服務人群,降妖除魔,努力扮演預言中的那個勇者姿態時,勇者才誕生。


  在第一個場景中,由於勇者成為勇者,其中依靠的是巧合,難免有點天命的味道。

  因為出生,事蹟與預言相符,而不是當事人強充勇者,所以看來比較真實。


 

  但萬一,其實關於勇者的預言有幾千則,彼此各不相符,那又該怎麼辦呢?

  甲教會說:勇者將取得聖杯

  乙先知說:「勇者身上將有印記,我最近撿到的棄嬰身上剛好有,憑我的專業,絕對不會錯的。因為我是先知嘛,而且因為我預言勇者正確,所以我真的是先知。勇者和先知,沒錯。」

  丙退休勇者說:下任勇者當然得有我的血統,不過你們這些吟遊記者找不到的,因為我怎麼可能有私生子,我的真愛只有消音公主殿下,我也不可能在旅店養傷時接受性招待的。

  魔王說:「勇者已經被我宰掉啦,你們乖乖接受我的奴役吧!」

  這總總預言有時不盡相符真相,有時勇者家第二代是個紈褲子弟,有時找到聖杯的騎士開始墮落,有時先知教育出來的棄嬰徒弟被魔王宰了。由於無法完成天命,所以實證預言可能錯誤,而種種預言所提及的對象也經常不是同一人。

  有時某先知的棄嬰真的有勇者血統,找到聖杯又幹掉魔王。

  但有時只符合其中一項,例如某人順利證實他有勇者血統,交叉比對後,這某人也幹掉魔王了。

  所以我們終於實證乙先知的預言是正確的。

  但教會說的聖杯他似乎沒找到。

  無妨,樂透獎主總會從一家店開出,下次要預言找先知買就對了。

  最重要的,這名先知穩住了他名嘴的位置。



  當鄉村魔法師但丁,在自己的高塔中把以上種種想完後。

  他確定了自己功成名就的方法,如果扶植勇者成功,勇者建立了自己的國家,他還能撈個國策顧問當當。他甚至已經幫未來的勇者想好國家的名字,就叫英國。

  英國,好名字,他覺得自己亂有創意的。

  但是培養勇者何其困難,像他的好友大紅袍魔法師薄伽丘可厲害了,找了顆太古巨樹開起家教班,準備量產弟子,增加命中率,而且他預先安排的預言寫的模模糊糊的。

  勇者的導師有眾多弟子,而勇者將比眾兄弟更為尊貴

  高招!

  勇者只能有一個,但沒說是哪個。這樣不管他旗下哪個培養成功,他都不算識人不明。

  但丁敬佩一番後突然不是滋味起來,突然地對薄伽丘感到深悟痛覺,他覺得自己是個誠實的人。

  作育英才是魔法師的使命之ㄧ。

  當然,使命之二是當宮廷法師。

  他為了讓兩個使命合而為一。

  決定打包遠行,尋找天命的勇者。

  不過剛打定主意,他就發現其中盲點。



  最近似乎沒有魔王。

  沒有外敵,哪有"民族國家"?

  沒有統戰思想,哪有主權獨立?

  沒有魔王又怎麼會有勇者。

  這讓他感到萬分苦痛。



  他坐在火爐前,爐火高漲,他端視著自己內心的煎熬,如同煉獄。

  下一瞬間,他想通了一件事。



第一章 勇者及其職業問題
第二節 瑪莉貝 我們來生小孩


  但丁發現勇者難覓,但魔王更難尋。

  但如果自己找個魔王呢?

  自己從小培養一個魔王,也一樣可以滿足魔法師誨人不倦的第一使命,和成為國策顧問的第二使命。

  在這個風和日麗的社會上,大家都被和平日子搞平庸了。

  德化四鄰?

  誰理你啊!

  如果走狂放路線,可能還有點未來。

  歹名也是名。

  培養魔王雖然可能害得生靈塗炭,可是至少自己在世界上留下足跡。

  培養魔王也是要付出愛心的。

  再大的魔王畢竟也是從小長大的。

  而且魔法師和魔王都有個魔字。

  同為魔道中人。

  互相關照也是應該的。

  拿定了主意。

  但丁得出門尋找魔王預定地了。


  他得出去尋找一個有邪惡潛質的年輕人。

  世風日下。

  這種年輕人還怕難找嗎?

  嘿嘿嘿。

  如果真要他找個心地善良、正直熱血的少年。

  找得到才有鬼。


  薄伽丘啊~薄伽丘~

  你的勇者徒弟等著被我精心調教的徒弟消滅吧!

  但丁在自己的高塔中整理行囊。

  他先有模有樣的替自己的法師帽插上一根蛇尾雞羽毛。

  這根羽毛是旅行者的標識。代表著出遠門的意思。

  他細心整理魔法書籍。將幾份旅行常備法術手卷放進行囊中。

  無意接間他看見其中一本攤開的書。

  魔法公會4358年年鑑

    第4599號預言

    第34代勇者的標記:額上有太陽狀標誌。

    如有拾獲,請送交本公會。 


  但丁露出憐憫的表情。

  覺得這些武林正道人士真天真。

  勇者已經是過去式啦。

  現在正夯的可是魔王。

  他把書闔上丟到角落的蝙蝠翅膀保存罐子旁。

  拿起自己的杖子準備出門。

  他躡手躡腳的去搬爬梯,打開斑駁的木門,將爬梯往地上伸去。

  但丁的塔樓只有兩層樓高。

  所以他一向用爬梯上下高塔。

  晚上睡覺時則被爬梯收起,免得有豺狼人宵小趁夜爬上他的塔樓。

  他犯不著為了不速之客動怒,搞不好還得用魔法殺生。

  畢竟他但丁像主教僧侶一樣有好生之德。 


  他小心翼翼的爬下塔樓,仔細的把梯子藏進塔樓腳下的草堆中。


  「但丁,要出門啊~」背後有聲音叫道。


  但丁回頭一看。竟是自己的高塔的美艷房東娘──小寡婦──瑪莉貝。她正提了一籃由市場買回來的雞蛋。

  「是啊。天氣好。去散散心。你知道的,魔法師跟鍊金士都窩在家裡。難得天氣好,想出去轉轉。」但丁顧左右而言它,顯得有點心虛。畢竟他正要去幹下泯滅人性的事。

  「要不要我幫你準備餐盒?」

  「不用了」這女人怎還絆著他。他但丁可是個在家創業人士,等下說不定還得去偷嬰兒回家調教哩。

  要不是妳有幾分姿色,根本話不投機。但丁心理哆嗦道。

  想到這,但丁打量了小寡婦一番。

  突然心生一計。

  如此一來也免去外出擄嬰的舟車勞頓了。

  但丁理了理罩袍,整頓整頓自己的眉目。

  瑪莉貝則睜著碧綠大眼好奇的張望但丁的舉動。

  「瑪莉貝,請妳慎重考慮一下。」

  「嗯嗯,什麼?」

  「要不要跟我生小孩。」



第一章 勇者及其職業問題
第三節 密室殺人


  瑪莉貝驚大了眼睛,懷抱著的雞蛋掉了一地。

  她趕緊彎下身去。

  碎了一地的雞蛋,讓瑪莉貝秀緻的臉龐因焦心擰在一起。

  但丁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他關心的看著瑪莉貝,試圖不要打擾她撿蛋。


  他歪著臉斜睨著。


  魔法師傅但丁正想辦法墊高腳尖。

  斤斤計較著彎身的瑪莉貝的胸口。

  瑪莉貝抬起臉來,但丁硬是被活逮,瑪莉貝隨即一聲尖叫。


  「但丁,你著火了!」

  「什麼?」


  阿哇──

  但丁吃痛起來──一聲哀叫──

  低頭一望痛處,自己那件尊貴的法師學院畢業袍竟冒出火光。

  哇阿──但丁一邊尖叫一邊找水


  ──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風火水土四元素是法師最好的朋友──

  ──只要抑制痛覺就能控制火燄──

  ──那個馭火咒文怎麼唸來著的──

  ──心靜自然涼──心靜自然涼──



  在焦煙瀰漫的尖峰時刻,但丁換來一陣哆嗦。

  他整個人被奮勇的瑪莉貝推進一旁的井中。

  「殺人啦──」但丁像一顆火球墜入井水深幽處。當日墮落天使墜落地獄莫過於此。



  火裡來水裡去。

  所謂眼前一黑,正好適足以描述但丁的情況。

  然後如同所有眼前一黑的人,但丁立時昏死過去。

  ──啊──爺爺你來接我了嗎?

  不行──

  不能走向那道光──

  但丁立時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眼前還是一陣黑,雙腳在水中踏不到地。

  「救人啦──」

  他奮力掙扎。

  想起他的「有機魔王愛心栽培」的夢想還沒實現,他就感到一陣不甘。

  壯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淚滿襟啊。

  「但丁──但丁──你沒事吧!快點抓住水桶!」瑪莉貝朝井內拋下繩桶。

  但丁雙腳朝井壁一蹬,想借勢浮出水面抓住井桶!

  誰知迎面而來的水桶卻頗有噸數,所謂重力加速度,但丁一陣哀號,只見瑪莉貝在井外叫道「剛水提到一半,忘記把水先倒掉了了了了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