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世.界.觀--文化游擊主義
關於部落格
由當代城市到昏黃中世紀,書寫.繪畫.思維.故事產品的胡亂指摘.揭露與草稿.
  • 486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南王姊妹花》如小河放光的歌聲(以及相關文章轉錄)


  宮崎駿的公子在製作《地海》動畫時,為了營造南島語族式的文化感,引用了手嶌葵的人聲吟唱作為主題曲,雖然歌聲繚繞,但這個處置每每讓我覺得是否模仿菅野陽子的《
Marcoss Plus》的人聲吟唱太過,太神似的原始人聲吟唱。原始的女聲吟唱唱法不少,台灣的原住民歌聲不也很柔美。吾朗兄在你鑄下大錯前(似乎日本業界很愛看衰宮崎二世的作品),有沒有考慮過換過音樂陶冶一下電影呢?或者哪天台灣也拍起奇幻電影,就該唱起祖靈的歌。


  在唱片老闆娘給試片前,其實就決定要買了,很好奇是怎樣的原民歌聲,那樣多的原住民部族中,這三位兩位是卑南族,一位是阿美族,南王三姊妹是怎樣的唱呢?中年婦女在原始社會是智慧的傳承載體,今日社會則是無法再被消費的歐巴桑(不是事實啦,只是文章氣氛啦),三個自稱中古美少女的大姊的歌聲竟然有那樣綿延的穿透性。


bking.gif

  全片中常有佳作,有些製作樸拙的讓人失笑,好像是邊區街坊的卡拉OK,比較適合一定年紀的朋友,但有些卻又深邃的無以復加。


  全片並非原民歌聲採擷走向,而是國語原住民語言都唱,想唱什麼就唱什麼,既有世界音樂也有吉他民歌。純樸的歌聲是小小的溪流又是輕風佛佛,內附的七嘴八舌的原住民的聊天錄音是憨厚中見驚喜。

我所認識的三姐妹《南王姐妹花》(上)

/汪智博



1.從聚會說起:

在台東的生活,應該說是在部落的生活,三姐妹還有一大票的三姐妹Part2Part3……(族繁不及備載),大夥很習慣一到兩個星期,就會「不定期的定期」找一天(大部分是禮拜五晚上,因為隔天孩子不用上學,自己也不必上班)到台東馬蓋先鐵絡(Telo,紀曉君 與家家的舅舅)家的客廳集合,談天說地(很多時候在談老公的不是)、吃吃喝喝(一個家庭出一百塊就可以吃很飽)、天南地北的閒聊,這個看似悠閒的「南王母 姐會」(角頭的唱片統籌小詹也有交會費加入哩),對於彼此感情的維繫是很重要的環結,除了是八卦或笑話的集結以外,其實還有很多的「功能」。

用「功能」去形容,好像有點怪怪的,不過這絕對是事實!

聚會中最常見的活動就是吉他彈唱,因為母姐會裏的男性會員大多都會彈奏吉他,然後就很自然的唱出一堆「很老的」流行歌,也會唱些建年在學生時代創作、被姐妹 們形容「丟到垃圾桶裏,還要吹一下灰塵後再撿出來唱」的歌曲(相信我,很多歌真的都很好聽,而且外界絕少聽見),建年常說這些歌都不怎麼成熟,不過昊恩等 人還常向他表示「可以的話下次我上台要唱這首」。

除了唱歌以外,建年若剛巧從蘭嶼「回國」,也會很自然的拿起吉他(我沒有說他很愛現喲!真的!)說「這是我最近寫的曲子,你們聽看看,還沒有做好啦。」然後 就彈唱了起來,只要歌好聽,大夥就會停下來仔細聆聽,甚而當場就哼哼唱唱的開始學唱,這些歌最後呢,就這麼自然而然的出現,「台東心蘭花情」、「吧拉 吧」、「孩子與你我的天堂」等等一大堆歌,都是這麼來的。

聚會中的餐飲也是很重要,最常出現的是鐵絡二姐所煮的燒酒雞,不然就是姐妹們從家裏帶來的「大頭根」加泡麵,偶而也會有買來的羊肉爐或火鍋料,建年帶回來的飛魚大餐,以及打電話就外送到家的「阿山哥臭豆腐」。

這個「不定期的定期聚會」,有感情的交流、音樂的分享,也是三姐妹練嗓子的最佳時機!我說的練嗓子不是唱歌,而是輪流大嗓門地對跑來跑去的孩子說:「再調皮等一下就教訓你!」

有著「十~多~年~(這三個字的正確發言請去問鐵絡)」歷史的聚會,聚出了建年、曉君、昊恩家家等人的多張專輯,聚出了AM家族的好聲音,聚出了包括翁嘉銘、巴奈、龍哥、謝宇威、雷光夏、角頭音樂等多位音樂人的加入,當然,也聚出了三姐妹的這張音樂作品。 從角頭決定要做三姐妹專輯之後,我就接下小詹交付的任務,要執筆擔綱三姐妹專輯的文案。但,跌進記憶的深處,好像不是我這種事業猶在打拼階段、小孩甫入小 學、卻已屆不惑之年的男人現在該做的事情。如同已經是聽CD的年代,卻又要尋回多年前心愛的錄音帶,從略帶沙沙的音樂聲中,找到屬於自己最美好的曾經,甚 而有點「落伍」的心情。

以「情怯」兩字形容現在的我,相當貼切!要把留在心中最底層的年少回憶寫出,嚐試從點滴的拼湊中,將自己對於妻子惠琴,以及另兩位姐妹玉琴及美花,在屬於我們這個年齡層的「年少輕狂」寫出,實在很不容易。用「輕狂」去形容,恐仍有未及之處!

2.她們都從山青來

三姐妹的故事,是從山青隊開始的。在那段沒有電腦、電視只有五燈獎歌唱比賽、民歌屋開始逐漸林立(現已找不到幾間純民歌屋了)、會彈吉他就已經是很了不起的年代,對生在台東、剛好進入高中就 讀的學子來說,誰不知道救國團裏的山青服務隊呀!由當時在救國團服務的林志興,力倡所組成的山青隊,在當年台東各高中職聯合活動中,絕對是最大且唯一的焦 點,能歌善舞、男的俊、女的俏,山青的成員是不少高中生的暗戀對象。

當年救國團最流行的冬令及暑期活動,如東海岸健行隊、知本野營隊、南橫健行隊等等,山青服務隊總會在各營隊行經台東紮營休息時演出,參加過這些曾經與山青同樂經驗的人們,大多是在民國八十五年以前曾參加過上述營隊,掐指一算,現在都已三十好幾的朋友吧。

歲月或許讓你對這群人已無太多印象,你可能不知道,當年的山青表演人員中,有現今的歌壇天后張惠妹、這張專輯的製作人警察歌手陳建年,金曲歌手昊恩、永龍,當然,還有這張專輯的三位主角「南王三姐妹」。 開了年少的青澀,山青的一夥人同樣要面臨現實壓力,被迫丟棄的是那段時間的最愛!鏽了弦的吉他被打入房間一角空吟,美麗的服飾只有在傳統祭儀時,才會從衣 櫃底層拿出,熟稔的舞蹈動作隨著身材逐漸走樣而荒廢,僅存的絕美嗓音只有在親友同聚或「巴魯馬」(婚宴)登台高歌時偶而流洩。

原本的俊男服兵役的服兵役、當警察的當警察(我不是在說陳建年啦),當年的美女則大多嫁為人婦,少數則投入職場奮鬥,一切都如此自然地依循著最簡單的人生道 路前進,直到當年的吉他手(嘿嘿,陳建年當年只能彈吉他呢!)建年出了一張又挑起大家共同回憶的專輯《海洋》(裏面收錄太多山青時代所唱的創作歌曲),還 打破眾人眼鏡的得到金曲歌王後,突然間就這麼的起了微妙變化。

因為陳建年的關係,AM樂團成員的聲音逐漸為人所知,紀曉君《野火》、昊恩家家《Blue in Love 及永龍等人《美麗新民謠》接二連三再奪金曲殊榮,台灣地圖上看不見的南王部落,硬是在台灣音樂版圖中強佔一席之地!這群人的音樂創作背景、生活環境、乃至 於部落傳統祭儀,開始吸引不少外界朋友的注意,也因為如此,南王三姐妹這股被稱之為「留在部落裡的美聲」,也就這麼的再被「角頭音樂」挖掘出來。

3.聲音的「現實作用」

三姐妹中,玉琴因為在建年首張專輯《海洋》中演唱「穿上彩虹衣」,聲音最先受到外界肯定。隨後,建年首度嘗試以三姐妹的聲音為主要元素,創作出「媽媽的花環」並收錄在建年第二張專輯《大地》中,三姐妹合聲之美也第一次為外界所聽見。現實就是現實!迄今仍小姑獨處的玉琴,終日忙於五星級飯店謀生的俗務,成為「薪水不怎麼高的忙碌小女人」。

更難想像的是,CD中聽起來溫柔婉約感動人心的聲音,平日在協助管教已婚姐妹們的小孩子時,竟會以高八度的尖嗓開罵:「阿弟呀,你再亂跑,姑姑要打人囉」,不知因此消磨掉多少溫柔的音質。

玉琴與惠琴在學生時期,就已經是相當出名的女聲二重唱,離開山青之後,兩人還曾經在台北參加過「木船」民歌屋的比賽,並拿到第二名(當年的冠軍可是曾紅得發 紫的優克李林),只是為了生計,玉琴在台北找到工作後,就告別歌唱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回到台東,才又與惠琴再度合作。只是物換星移,當年由惠琴擔任的吉他 手,已由其夫「大大」在下我擔任。惠琴現在已是兩個小孩的媽媽,還好嫁了個也愛唱歌彈吉他的老公,兩人以「尖尖」為名(因為惠琴綽號叫「小小」,他老公、在下敝人我呢,順理成章的被叫成「大大」,一個小加一個大,就是尖,尖尖之名就這樣形成了),在台東一些不大不小的活動中掛單演出。

高中畢業後的惠琴,曾在台北工作過一段時間;並因熟稔原住民歌舞,在表哥的引薦下到花蓮「東方夏威夷」擔任舞蹈老 師。八十三年回到台東後,她和朋友共同經營在台東民歌界頗具指標性名氣的「蝙蝠洞」民歌坊,當時包括建年、巴奈、龍哥、昊恩、永龍等人,都曾在「蝙蝠洞」 駐唱或演出過。「蝙蝠洞」是大大跟小小結緣的地方,是小小(惠琴)和玉琴一同重溫學生時代表演樂趣的地方,包括「夢田」、「你是我前世的知己」等多首著名 的民歌,都是兩人的招牌歌。

三姐妹中,最神奇的應該是美花了!美花高中畢業後雖也曾北上就業,然而,很快地就嫁給相戀於山青時期的男友、即「四弦」樂團貝斯手志名。婚後的她專職「男生 宿舍舍長」(一家五口只有她是女性,除了丈夫志名外,還生了三隻小老虎,「一男、一男、又一男」的婚後生活雖然美滿,美花卻始終對少生了一個女兒,傳承其 絕美聲音而稍有遺憾)。

雖然美花遠離歌唱多年,惟當她再次拿起麥克風演唱時,那令人悸動的聲音,仍彷彿穿越時空保存至今。 是什麼秘訣讓三姐妹始終保有不變的「美聲」?要領很簡單,就是「罵小孩!」管他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小鬼一調皮高八度先罵就對,想不到吧!

╔═════╗
║▓ 編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